關於部落格
一個人可以給另一個人最大的禮物是時間
  • 120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〔轉貼〕你給我天堂,也給我地獄---蔡詩萍

你突然說了一句。人的悲劇有兩種,一種是得不到想要的,一種是得到了之後。 原句是王爾德(Oscar Wilde)說的。沒錯,就是王爾德。看起來這句話很空,放在王爾德的感情世界裡,卻深刻得很,而且令人心疼。 一般人的感情,或者說異性戀者感情,也能詮釋這句話,不過比起王爾德的際遇,還是差很多。異性戀者對愛情,得不到固然是悲劇一場,像少年維特的煩惱;得到了,未必不是一齣悲劇,羅密歐與茱麗葉的遭遇是一例,而現實生活裡,許多婚姻走入乏味困境無話可說的夫妻,則是另外一種常見的悲劇。在得與失之間,異性戀者或有幸與不幸的際遇,不過若是雙方意志夠堅定,愛情的路上,終究被祝福的多些。 王爾德的情事,可比一般異性戀者複雜多了。王爾德在戲劇寫作生涯攀上最高峰之際,為了不見容於當世的同性戀愛情,付出了一切聲名做代價。得不到想要的,是悲劇;得到呢,又怎樣?在同性戀被當成罪犯一樣看待的十九世紀維多利亞年代,即使得到所愛,王爾德也不見得能幸福一輩子。 王爾德出獄之後,寫了一封信給他長期的女性友人艾達李佛森(Ada Leverson),「當我想到神祕莫測的妳,宛如月亮的化身,想到妳在破曉前升起,我就充滿驚喜和愉悅。我坐牢時,常常想到妳,看到妳一如過去那樣甜美,我一點都不驚訝。美麗的事物,永遠是美麗的。」王爾德絕對不是溢美之詞,他出獄後名譽盡失,還淪落到用筆名寫作來維持生活,艾達,這位英國小說家,始終沒背叛過他,給他最大的支持。王爾德說「美麗的事物,永遠是美麗的」,我相信他的心情不僅僅是感謝,一定還有難以平息的激動。 其他戀人,為愛犧牲一切,是會讓人感動、歌頌的。但王爾德為所愛的人犧牲了一切,得到的卻是隱名埋姓,寂寞下半生,沒有多少同時代的人同情。他如何不感慨,得不到是悲劇,得到了也是悲劇呢!艾達對他的愛,越是永遠的美麗,越是對照出他在現實世界所遭遇的痛苦。 王爾德的情事,讓我不能不想到愛蜜麗狄更生(Emily Dickinson),這位才華洋溢的美國女詩人。她愛戀的情人,蘇珊吉爾柏(Susan Gilbert)竟然嫁給她的哥哥,成了姑嫂關係!但癡心的狄更生,依然癡心,她在蘇珊結婚近三十年後,仍然寫了封情真意切的信給蘇珊,「妳必須讓我走在前面,蘇,因為我一向生活在大海裡,我知道怎麼走。我寧可溺水兩次,也不讓妳沉沒,親愛的,要是能夠,我一定掩住妳的雙眼,不讓妳看到滾滾水流。」不愧是詩人,這封信意象洶湧,情感充沛,把狄更生仰望一輩子的專情,與小心翼翼呵護情人的焦灼心理,刻劃得絲絲入扣,再感人不過。 狄更生的同性之愛,也成為王爾德兩種悲劇論的註腳,只是她屬於前者,得不到想要的那種悲劇。 你說你要哪一種呢?我們都不願碰上感情悲劇,如果非碰上王爾德說的這兩種,你寧可要哪一種?得不到想要的,那種悲劇,是遺憾一輩子的孤獨;得到之後的,那種悲劇,雖然淒涼,卻總有不虛此行的飽滿感。同屬悲劇,戀人會選哪一種? 王爾德在獄中寫下<獄中書>長信,對所戀所愛的人迭有怨言,「我不再是自己的主宰,也不再是自己靈魂的船長,而我卻渾然不知,我讓你主宰了我,讓你父親恐嚇著我,我的結局如此令人羞恥。」罵是罵得夠兇了,出獄後,當情人遠赴國外與他相會,這段戀情就持續到他過世,葬禮上,他的戀人一直陪到棺柩入土。王爾德飄泊歐洲各地,人生最寂寞的時刻,還是他的情人陪他走完最後一程。就算是得後的悲劇,比起狄更生,仰望一輩子的孤獨,王爾德多少要算幸福吧! 人的悲劇的確有兩種,得到,得不到,最終若注定是悲劇一場,倒也不錯。那樣,戀人就全力以赴的談戀愛了,反正愛情是兩人之間的事,你儂我儂,還管它有沒有明天,旁人是不是給你們祝福! 你用了王爾德的句子,我回你狄更生在悲哀至極下寫給戀人最堅定的情話,「總有些日子是陰暗的,妳不必再哭泣了,我的父親將是你的父親,我的家將是妳的家,妳去哪我就跟到哪,我們可以並肩躺在花園裡。」是啊,就算是悲劇,戀人也要愛下去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